22.jpg

自从学医、行医后,经历了无数个节日加班,这个“五·一”国际劳动节,加班是集中进行疫苗接种。

作为市人民医院派往经济开发区新冠病毒疫苗接种点的应急处理专家,我的主要职责是随时处置疫苗接种的不良反应,尤其是严重的不良反应。

我不甘心囿于主要职责,主动搞起了“副业”——当起了咨询员、登记员、巡视员……

接种者提出的问题可谓是五花八门,如两剂之间要间隔多长时间?高血压、糖尿病、心脏病能不能接种?喝酒后、吃药后能不能打?哺乳期、生理期可不可以接种?前几天打了狂犬疫苗的怎么办……。面对这些问题,我们不能简单地按《接种须知》一答了事,而应该把受种者提出的问题搞清楚。要了解他们提出的问题到底是不是存在,有多久,处在什么程度,做了哪些处理。如有一位女性受种者问她有慢性肾炎能不能接种疫苗,经过仔细询问,并查看她出示的化验单后,我不仅明确告诉她可以接种疫苗,还告诉她根本没有罹患肾炎,不仅解除了她接种疫苗的顾虑,更解除了她对身体健康的忧虑。

21.jpg

有的受种者在手机上进行信息登记时遇到困难,一遍不行,再来一遍还是不行,我就伸出援手。原来,症结就在户籍地与现住地两处。在一一对应调出所在省、地市、县市名后,他们没有按“确认”,以致登记失败。当我帮他们完成登记,手机上成功跳出包含他们个人信息的条形码后,他们如释重负。

疫苗接种后要留下来观察半小时,在观察区域,我又成为他们的巡视员。巡视的目的,当然是要及时发现问题,处置不良反应。对于受种者反映的问题,要细心甄别到底是躯体的问题还是心因性问题。这两天受种者都很给力,没有一个人给我处置突发事件的机会。我当然乐意这样的“不作为”。通过巡视,还有两个附带的作用,那就是既要发现并劝住那些试图提前退场的受种者,也要发现并提醒那些沉醉于手机超时占用有限留观空间的人及时离去。

23.jpg

五一当天,我们还发现一个“手机控”,她在完成登记后迟迟不注射。只见她坐在椅子上,低着头,专心操控手机。当我们问她怎么不去打疫苗时,她头也不抬地说:“等我把这盘游戏打完。”在我们反复耐心地规劝下,她进入了接种区。

这个劳动节,我就在这样的劳动中度过。


责任编审:郭俊杰